首页 »

大使说 | 特朗普在中东意欲何为?

2019/10/9 22:31:59

大使说 | 特朗普在中东意欲何为?

特朗普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批评和反对,悍然在中东地区采取两大行动:退出伊朗核协议,将美驻以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特朗普意欲何为?

 

 一是力争今年11月份举行的中期选举获胜,为总统连任打下基础,是特朗普心目中的重中之重。

 

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批评伊朗核协议是最糟糕的交易,并承诺要将美驻以使馆般迁到耶城。2015年,奥巴马总统主持签订伊核协议时,美共和党就予以严厉批评,认为不符合美国家利益。地区国家沙特和以色列坚决反对,并因此与美关系紧张。特朗普执政后,要求对该协议进行三方面的修改:取消禁止伊朗研发核武以十年为限的“日落条款”,增加限制伊朗研发导弹武器和禁止伊朗介入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国事务的条款。伊朗不可能接受修改。5月8日,特朗普不顾法、德、英欧洲盟国及协议签署国的劝说,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实现其竞选时的承诺。

 

今年年初,美盖洛普民调显示,74%的美国人对以色列有好感。美犹太财团对美选举走向影响甚大。特朗普明知会引起巴勒斯坦人、阿拉伯国家以及伊斯兰世界强烈反对、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但为了国内政治的需要,保住支持选民基本盘,仍宣布承认耶城是以色列的首都并将美驻以使馆迁往耶城,采取了前几任总统均不敢采取的极端步骤。

 

其二,遏制伊朗,倚重以色列和沙特,阻止俄罗斯在中东势力扩大,维持美在中东的主导地位,是特朗普的中东战略思路。

 

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伊、美关系一直紧张。除了直接武装入侵外,美国对伊朗威胁、封锁、制裁、颠覆、煽动颜色革命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但未能推翻伊政权或改变伊基本国策。小布什总统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推翻了伊朗的两大敌人:塔利班和萨达姆政权,使伊朗在中东地区坐大。叙利亚战争又使得伊朗加强在叙的军事存在,并与俄罗斯相互倚重和配合。美担心伊朗、伊拉克什叶派势力、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组成反美的什叶派联盟。伊核协议的签署,美欧根据协议要取消对伊制裁,使得十分困难的伊朗经济有望恢复和发展。以上态势不仅引起沙特和以色列的恐惧不安,也使得美感到其在中东的主导地位面临挑战。特朗普政府宣称伊朗是中东最大的恐怖势力和恐怖势力的支持国,是美在中东的最大威胁。美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对伊制裁,遏制伊朗,对特朗普来说顺理成章。

 

为了遏制伊朗,美须借重沙特和以色列。特朗普执政后首次出访,打破常规,选择了沙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重点在沙、以。特朗普与沙特签署了1100亿美元的军火大单,并计划在今后十年,将双边军火交易提升到3000亿美元。美、沙关系迅速改善。美还企图推动组成中东北约,或沙特牵头组建阿拉伯逊尼派部队,与伊朗什叶派联盟对抗,介入叙利亚战争。沙特一直担心伊朗坐大会削弱沙特在地区的影响力。双方的矛盾主要出自地缘因素,但为了扩大盟友圈,都利用教派分歧,打出逊尼派与什叶派争斗的大旗,增加了事态的复杂性。

 

偏袒以色列一直是美历届政府中东政策的重要一环。保持以色列强大既是在国内争取犹太财团和犹太群体支持的需要,也是维持美在中东主导地位必不可少的。但考虑到阿拉伯一大片和庞大的伊斯兰世界,美往往注意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保持适度的平衡。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将驻以使馆迁往耶城,打破了这一平衡。特朗普之所以敢于走极端,一是对特朗普来说,连选连任是重中之重;二是看准巴勒斯坦处于分裂,阿拉伯国家忙于各自事务,对巴勒斯坦的关注和支持减弱,巴勒斯坦群众抗议、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反对以及国际社会的批评在所难免,但对美也无可奈何;三是需要改善与以色列的关系,让以充当遏制伊朗的马前卒。巴勒斯坦民众举行抗议,遭以军镇压,死伤惨重。以色列对特朗普此举万分感谢,打出“特朗普让以色列伟大”的标语。在美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第二天,以色列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多处军事目标进行了袭击。以色列还扬言,如果伊朗发展核武器,以将予以摧毁。当下,伊朗与以色列爆发直接军事冲突,以袭击伊国内目标的可能性不大,但以色列还将根据需要打击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朗或真主党军事目标,伊朗和真主党也会寻机回击。

 

俄罗斯介入叙利亚战争巩固了巴沙尔政权,改变了叙利亚战场局势,“伊斯兰国”溃败,一些反对派武装败退。俄罗斯也因此在中东影响扩大。美国盟友沙特、以色列也注意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美、英、法以及以色列在袭击在叙利亚的目标前会通知俄方并特别避开俄罗斯的军事驻地。美、俄博弈加剧,但都不愿正面冲撞。美极力挑动伊、沙矛盾和斗争;支持以色列打击叙境内的伊朗和真主党的军事目标,企图间接削弱俄罗斯在中东的势力。

 

奥巴马决定将美国的战略重心移向亚太后,在中东地区适当收缩,但也不愿放弃中东,还想继续维持其在中东的主导地位。特朗普在竞选时批评前几届总统在中东花钱万亿,死伤上万士兵所得甚少,得不偿失。特朗普执政后,还曾明确表示要将驻叙利亚美军撤出。但特朗普发现美国离不开,丢不下中东,美不会将中东主导地位拱手让给俄罗斯,不会听任反美的伊朗伊斯兰政权坐大,不可能放弃以色列。

 

但是,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带来一系列严重的负面影响。

 

一是使得中东乱局乱上加乱。伊、沙关系更加紧张;伊、以冲突还将继续;巴、以冲突持续,和谈遥遥无期。叙利亚战争更加复杂化,和平解决难度更大;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反美情绪进一步高涨。中东乱象还会助长恐怖极端势力发展。

 

二是美霸权更加不得人心。美国单方面退出联合国安理会认可的多国达成的国际协议,使得美国的可信度锐减。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将美驻以使馆迁往耶城,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与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教科文组织、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挑起贸易战等一系列举措一样,违背国际社会普遍意愿,损人而不一定利己,极其不得人心。美凭借超强的军力和经济实力,肆无忌惮地违背天下民心,只会削弱其软实力,并不能显示其霸权的强大。

 

三是美欧矛盾、分歧加深。伊核协议签署后,欧洲国家纷纷与伊朗发展经贸关系。美退出该协议并恢复对伊制裁,制裁涉及与伊开展经贸关系的欧洲企业,损害欧洲国家的利益,引起欧洲国家的强烈不满。法、英、德三国及欧盟表示要努力维护该协议。但它们能否顶住美国的压力,切实维护伊核协议,有待观察。

 

四是美伊矛盾存在着失控的风险。一旦欧洲国家不能保证伊朗为执行该协议而得到应有的好处,伊朗不可能单方面地承担协议的义务,势将恢复已经停止的核计划,从而出现核扩散的风险。届时,如果美、以对伊朗的核设施采取军事手段,予以摧毁,中东局势将出现失控的风险。
    
(作者为中国前驻埃及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